说什么前世轮回

2018-03-30 11:26    来源:www.ufo-2.cn    编辑:覃主编    已有()人围观
导读: 孟飞仪表不俗洁身自好,再加之事业有成,所以理所当然成为众多女子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。谁个少男不多情?孟飞一时乱花迷眼,正不知所措时,一个平素沉默寡言的叫谢婷的女子引...

 说什么前世轮回

孟飞仪表不俗洁身自好,再加之事业有成,所以理所当然成为众多女子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。谁个少男不多情?孟飞一时乱花迷眼,正不知所措时,一个平素沉默寡言的叫谢婷的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。谢婷不像其他女子那么张扬,只有一次似嗔似怨地对孟飞说了一句:"我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你似的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。"孟飞听了心中一动,觉得这话别有深情,一时心里竟也萌发出似曾相识的感觉来。  

国庆长假就要到了,孟飞正考虑到哪儿旅游,忽然收到一封鼓实实的信。这年头谁还寄信啊?诧异地拆信一看,却是一张晚报,然后他一眼被第四版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住了。那是一张老宅子的照片,古色古香庭院深深。孟飞一向喜欢宽敞安静的老宅子。他常跟人言老宅子给人一种怀旧、前世的感觉,而眼前这幢老宅正是他心目中的宅院。再看文字介绍,原来那幢旧宅所在的镇子离他所在的城市并不算远,孟飞一瞬间拿定了主意:明天就去那儿游玩。  

第二天,当孟飞到达目的地时,天色已微微黑了。只见偌大的庭院静静地伫立于苍茫的暮色中,青砖灰瓦飞檐拱壁,气势恢宏。一棵几个人都抱不拢的梧桐树给宅子平添了几分厚重和沧桑。走进屋内,满眼旧式格局旧式家俱,犹如时光在此倒流一样,使人顿生亲切之感。当无意中走进一间精致无比的房内时孟飞更是眼睛为之一亮,只见一张旧式红木大床上挂着一袭桃红纱帐,帐钩隐隐闪着暗色的金光,墙上字画已隐隐泛黄,梳妆台却偏偏明净如新,好像主人刚刚使用过。不用说是这家老宅昔日小姐的闺房了。  

每一幢旧宅都有一段沉埋的故事。孟飞当晚在一溜厢房内的一间住了下来,他要细细地访古探幽。  

半夜时分孟飞忽然无来由地醒了。睁眼一看,却见屋内亮着一盏昏黄的灯,可明明记得睡前关了灯的啊?然后一眼看到灯下站着一个女子。  

那女子发髻高耸淡扫蛾眉,一双妙目亮如秋水,玲珑有致的躯体上一袭旗袍华美无双。此刻那女子正一手托着粉腮心情颇好地玩着叶子牌。  

孟飞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大叫:"谢婷是你?你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这身打扮?"  

女子闻言放下牌,撅起红唇说:"谢婷是谁啊?怎么啦,才分别几天就不认识人家啦?是不是在我随父母出游期间又有了相好的女子?"  

这女子说话俏生生的,跟谢婷的口音在似与不似之间。孟飞心里大骇,忙悄悄咬了一下舌尖,剧烈的疼痛使他差点大叫起来,就在这时又听到那女子说:"我叫小倩,这回记住了,再忘了我可不理你啦!"  

孟飞见这叫小倩的女子娇憨无比,一时喜爱代替了恐惧,却又见小倩手脚轻快地递过一杯茶来,说:"快喝点茶醒醒神,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哩。你不知道,这几天不见你,我可......"  

小倩忽然住口不说了,脸上泛起一片艳红来。孟飞见了一阵心跳,一口喝光茶,正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,却见小倩侧耳凝神听了一听,然后脸色一变,说:"不好,我父亲寻来了,他一直不同意我跟你好,现在被他撞见可就大事不妙啦。记住,明晚的这个时候我们再见。"说着起身就走,孟飞站起身想追,谁知一阵天旋地转......  

不知什么时候窗外清脆的鸟鸣声叫醒了孟飞。他双眼涩胀地睁眼一看,才发现天已大亮,忽然想起夜里发生的事,莫不是一场春梦吧?孟飞心里盘算着,然后一眼看到桌子上散落着零乱的叶子牌。  

一整天的功夫孟飞如痴如醉情思悠远,一心只盼着夜色早点降临,天刚一擦黑他就急急上了床。小倩,你还会来吗?  

不知什么时候他又醒了,屋内的情形一如昨夜,小倩依旧在若明若暗的灯下坐着,可是这回没有玩叶子牌,而是一脸愁容,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难事。  

孟飞连忙在她对面坐下,双眼痴痴地瞧着,问:"我说,你到底是谁啊?我又是谁?我们怎么光在梦中相会?"  

小倩一听可恼了,说:"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啊?人家都要愁死了,你还有心思开玩笑!张生,今晚,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啦!"  

孟飞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听了这话还是忍不住吃惊,忙问道:"为什么?发生了什么事?"  

小倩递过一杯茶来,说:"张生,这是小倩为你泡的最后一杯茶,你先喝下,等我慢慢告诉你。"孟飞听了木然接过来,喝了一口后就再也没有心情喝下,听到小倩又说:"我本指望能与你相守百年,可家父非要我嫁给那个督军大人的公子,我不从的话父母就拿死来逼我,我真的无法可想啊!"小倩说到这里掩口痛哭,泪水把手都打湿了。  

孟飞心如刀割,却又见小倩扑通一声跪倒,双手合十向天祷告说:"菩萨,如果赐我们以来生的话,请一定让我与张生结百年之好,否则,我宁愿不再转世为人!张生,我走了!"说着掩面就走,孟飞大恸,口中喊道:"小倩,不要走!"起身欲拉,谁知脚下一软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  

再次醒来时孟飞发现自己睡在地上,口中依旧念叨着一句话:"小倩,不要走!"看桌子上小倩为他泡的茶似乎还散发着热气,这一切不是梦!  

忽听到外面闹嚷嚷的,开门一看,原来新来了一群游客,前面一个打小旗子的想必是导游了。孟飞清楚地听到她在说:"各位游客,说起这座老宅子可有百年历史了,而且在民国年间还发生过一幕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哩。那时这座宅院的主人家有一个女儿,生得倾国倾城才貌无双,乳名叫小倩......"  

孟飞听到这里"啊"的一声呼吸全无。那导游又说:"更奇的是这小倩行事不比寻常脂粉女子,她不爱那些有钱有势的官家子弟,偏偏爱上一个落魄书生张生,每天夜间与他相会。谁知不久这事被小倩父母知晓了,他们哪里同意这桩婚姻,又怕小倩与那张生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来,便威逼着小倩嫁给了一个督军的公子......"  

导游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停,果然有游客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住了,问道:"那后来呢?"一旁的孟飞更是急得百爪挠心。  

女导游白了插话的游客一眼,调皮地说:"后来?反正不是嫁给你,你急什么?"大伙听了一阵哄笑,孟飞急得不行,却听到女导游又说:"后来,小倩过门不久就郁郁而终,而张生也因思念成疾而亡。唉,天下做父母的只顾所谓礼教门风,竟硬生生拆散了一对神仙眷侣!现在我们就到那小倩的闺房里参观,万请大家不要喧哗,以免唐突了佳人。"  

众人嬉笑着走了,孟飞却在心底忘情大叫:"原来一切都是真的!自己正是那前生的张生转世而来的,那么小倩又转世为谁了?难道是谢婷?一定是她,难怪她说跟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哩!"  

孟飞立即转身进房,他要立即回城去见谢婷,一秒钟也不能耽搁了。就在出门的一刹那,孟飞看到桌上躺着一只小花猫。  

那花猫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,只有微微起伏的肚皮表明它还活着。猫的旁边有一只茶杯,那是夜里小倩倒茶用的......  

城里的夜晚,一样的凉风习习,更多的是灯光闪烁满街香风,这是情人相会互诉衷肠的好时光。此时孟飞和谢婷正面对面坐着,两人手中都握着一杯烟雾缭绕的香茶。孟飞久久无语,谢婷也不发一言,朦胧的灯光里唯见眸子闪闪发光,似有所期待。  

孟飞终于开口:"人人都希望自己的爱情是最精彩的、最与众不同的,我也是。我甚至常常幻想我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,而这两天我就经历了一次。那是一段前世姻缘,凄美、惊艳、刻骨铭心!"  

谢婷听得痴了,孟飞却忽然叹口气,说:"可是,在我急着回城要再续来生缘的一瞬间,却意外地如梦方醒,那一刻我真不愿相信那是真的--那只小花猫为我揭开了真相。口渴的它无意中喝下夜间小倩为我沏的剩茶,然后小家伙大白天的竟在桌子上酣然入睡。不用说是茶中有异,由此我想到,那两夜我肯定也曾上过那茶的当!"  

谢婷的脸色突然变了,全身簌簌发抖。孟飞又说:"两夜都是在我要出去追小倩时昏迷了过去,那么小倩为什么不让我追她呢?只有一个理由:我一追出去一切就真相大白了。我想了好久终于想通这点,便问老宅子的管理人员那两日的住宿情况。管理人员告诉我,在我住宿前还有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也住下了,只是那女子住下后就紧闭房门,看上去十分神秘。我想她就是那小倩吧?"  

谢婷终于开口了,双眸灰暗神情怪异,说:"那小倩为什么要这么干呢?"  

孟飞叹口气,说:"她白天关门不出只是不想让我撞见,否则就前功尽弃了,因为我和她本来就认识。然后她附和着那幢老宅子的故事演绎出一段凄艳的故事来,只是为了让我相信--她和我是前生有缘。"  

谢婷轻轻地说:"你说的完全对。可是,我相信小倩做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爱!她爱你,所以才如此处心积虑地揣摩你的爱好、寄给你晚报暗示你前去旅游,再然后在深夜不顾蒲柳弱质不惧寒露相侵与你相会......那是何等痴情的一个女子啊!"  

孟飞听了愣了一愣,硬着心肠说:"可是,我不喜欢这样的爱情故事。这样的故事未免太虚幻、太处心积虑了。两人若想在一起天长地久,更多需要的是明月直入无心可猜,是执子之手心心相映,所以恕我难以接受。"  

谢婷听了不再说话,吃力地、慢慢地直起身,一步一步地走了。夜色里,她的背影是如此的无助。  

第二天,孟飞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:谢婷辞职走了,谁也不知去了哪里。孟飞怅然若失--爱情总是让人如此心甘情愿地为她沉沦。他心里这么想着,手中一下一下的,把那张晚报撕了个粉碎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fo-2.cn/lingyi/qsjs/2018/2287.shtml

曝光世界最大的鸡巴图片

"





广告合作QQ:1181915659 奥秘探索网|探索未知世界,让您普及科学知识。 2014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网站地图
5